目前日期文章:201109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道教題庫三
有人稱茅山道教為「三洞派」,以其有三洞經書故.道書中稱「三洞弟子」的,即指得授三洞經書而言,三洞弟子多是茅山道教門徒。
◎求仙七弊:一.不知性形關係以守形全性;二.對仙道信心不足;三.「強以存亡為一體,謬以道識為悟真,云形體以敗散為期」;四.貪求名利,悅色耽聲;五.為情愛所役,有慕仙之名無契真之實;六.「汲汲於爐火,孜孜於草木」,務金丹而棄修性之本;七.雖「身棲道流」,卻「心溺塵境」,外邀清譽之名,內蓄奸回之計(見神仙可學論).去此七弊,而以「至靜為宗,精思為用,齋戒為務,慈惠為先」,(玄綱論,學則有序章),則證仙有望。
◎一九四九年,江西龍虎山正一派第六十三代天師張恩溥到達台灣,次年創台灣省道教協會,並設「嗣漢天師府駐台辦公處」,傳授正一籙牒.一九五七年,在天師府內設立道教居士會和道教大法師會.一九六七年,張恩溥,姜伯彰等人又發起成立中華民國道教會,總會設於台北,下設台灣省,台北市,高雄市三個分會,以台中,嘉義,台南等二十一個支會.張恩溥任首屆祕書長. 一九六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張恩溥去逝,其堂姪張源先攝理第六十四代天師位.至九十年代初,在台灣內政部己登記的十三種合法宗教,近兩萬所寺廟中,道教宮觀廟宇多?七千餘所,道士兩萬多人,信徒有二百多萬.
◎台灣的道士由於派系不同,有所謂「烏頭」與「紅頭」之分.烏頭包括茅山派,清?派,武當派,正一天師派,淨明派等,他們繼承傳統祭煉法訣,其經典在道藏中有所根據.紅頭主要是宋元以後新興的神霄,蘆山(白玉蟾系),三奶等派,據說?有正規的儀式,故被烏頭法師視為非正統的道士.其實烏頭,紅頭均屬正一道系統的符籙道派,只是作法事的對象或範圍有所區別。
◎東漢班固漢書.藝文志著錄,先秦至西漢的道家和神仙家著作,共有四十七種,一一九八卷(篇).此外與道教有關的陰陽家,儒家(易學),墨家,兵家和雜家著作,以及數術類(天文,五行,占卜),方技類(醫藥,房中)等著作,更多?二百餘種,總數約四千卷(篇).這些古籍現大多己經失傳.留傳下來的少數經典,如老子,莊子,淮南子,墨子,孫子兵法,黃帝內經等書,後來都被當作道教的典籍,收入道藏之中.是為道教典籍的最早來源。
漢代的老子註本,大多以黃老道家治國養生思想解釋經文.現存最早的老學著作,是西漢末嚴遵(嚴均平)的道德真經指歸.又名老子指歸,其註文大抵以「自然無為」為宗旨.自然即虛無之道,由道德而生神明,太和,進而化生天地萬物.作者主 張人 君應修身正己,以與道德仁義禮法相合,引申而為養物生民之策。
◎老子道德經想爾註,相傳是東漢五斗米道祖天師張道陵撰,或以為張道陵之孫張魯撰.原書早己失傳,現有敦煌發現的殘抄本一件(S6025),僅存原經第三至三十七章註文.此書以早期道教思想教義註解經文.認為道是有意志的最高神靈.道即是一,「一散形為氣,聚形為太上老君」.教導信徒應奉道守誠,認為按道意行事,可以致國太平,長生成仙。
陰符經全稱黃帝陰符經.
◎陰符經三章思想耍旨如下:
上篇神仙抱一演道章,以陰陽五行理論說明:人欲學道修持,須用心觀天道,奉天而行,使心之所圖合於天道.聖人能體天得機應時達變,「天人合發,萬變定機」,故能長生久視.
中篇富國安民演法章,依據陰陽五行動靜變化之理,說明天地,萬物與人之辯證關係.認為天地盜萬物,萬物盜人,人亦盜萬物.三者更相為盜,乃自然之理,人得其宜則吉,乖其理則凶.聖人善察天機,適時而食,相機而動,固躬養命得宜,故能與萬物相安.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ontqdtxyhxggt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鳶嘴山之美之峻(不在七雄之內)
鳶嘴山高處不勝寒..............
這幾個月來一直想去爬鳶嘴山
無奈都因下雨而作罷
前一天還下子磅礡大雨
以早我還是驅車前往27K處的"鳶嘴山"
走在這鳶嘴般的山壁真的是爬山...爬.....
人家開車是塞車來到著地方竟是塞山..誇張..
還是很多人來挑戰這人間仙境
到囉三角點
我看到一旁山客泡著茶挺享受的
我就說朋友們也給我一杯茶嚐嚐..這二千多公尺海拔的高山茶
她們可好客馬上遞一杯給我
我隨即在登上鳶嘴山峭壁裝酷
大家可是被我這舉動笑翻囉
再來一杯.......酷.
剛開始的時候真沒想到是這樣75度而上..累死囉..
海拔2180鳶嘴山感覺來到黃山
踩在山嵐雲霧而過似進人間仙境..
很美的景...
山嵐而上
我眺望著遠方
沉思過往真..........."靜"
好再有戴手套.....否則....
在垂直而下
攀繩而下
這倒是有些驚險女孩子下切可是費力
回首看到來時路
才知剛剛我所走的地方是如此險峻是這麼的美而被我駕馭....
還到往捎來步道的交叉路口
我門直接下切到這顆不知名的神木
朦朦朧朧的小勁真美

 

ontqdtxyhxggt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白?春(白色之春) 05
第5話重點:佐倉終於發現小幸原來是自己女兒,有女兒的喜悅讓佐倉對生活燃起目標。
村上撕毀小幸的邀請卡並趕佐倉出門,這讓佐倉十分火大。
這場佐倉把憤怒發洩在暴飲暴食的戲,趣味性十足,
尤其是西田?拿手巾擦佐倉淋濕的襯衫時,
佐倉先是怕癢而竊笑,其後卻大發雷霆的斥責……佐倉這表情真的很逗阿。
佐倉在得知小幸身世後,立刻約村上”談判”,
這場倆人互毆的對手戲,戲劇張力十足阿!
佐倉把被欺瞞的怨氣一股腦的發洩在村上身上,
村上沒被佐倉的氣勢打倒,除了揮拳反擊還外加言語的凌厲攻勢,
「跟著你她會過什麼樣的生活」、
「你這個殺人犯!你的手沾滿了別人的鮮血」、
「我不希望你再用那雙髒手碰小幸」,這一字一句讓佐倉憤怒卻毫無反擊能力。
因為村上的一席話,佐倉只能強壓抑著想見女兒的想法。
此集揭曉了西田?的身世,果然如我所想,是個來自問題家庭的孩子,
她對佐倉的莫名好感,或許是基於所欠缺的父愛吧!?
西田?這句:「小幸現在可能無法接受,自己的親生父親曾經坐過牢這件事,
但是遲早會知道,所以至少在那之前,大叔你必須得正正經經做一個好人阿。」
西田?這番話讓佐倉認真的思考起自己的生活態度。
佐倉美男子扮相三連發。
看著佐倉想像中的一家3口相處實況,柔焦處理的佐倉瞬間變成”美男子”,
但鏡頭跳到現在的佐倉臉上……
噗~~~佐倉的表情還是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做正職員工這件事是佐倉先前從沒在意過的,但他卻謹慎的詢問了有關正職員工資格的事;
經過走廊時,看到垃圾也不加思索的彎腰撿起來;
看見落到腳邊的球,小朋友惶恐的看著他,佐倉把球踢了回去;
經過之前”白吃”的餐廳,還特地把錢還回去;
我不禁想大笑……這真不像一副壞人樣的佐倉會做的事,
由此證明小幸的存在,果然對佐倉有極大的影響哩。

西田?覺得現階段的小幸與佐倉最好保持一定的距離,忍不住對小幸撒謊,
說佐倉與她要去非洲看長頸鹿,因此會有段時間不能見面。
說到長頸鹿,我就想起看富士春之祭典時,
有人要阿部寬說:我是長頸鹿,
中居要阿部寬別理會,沒想到阿部寬自己倒是說了......
我只是疑惑這"長頸鹿"莫非有何典故嗎?還是只因阿部寬太高了?
在戲中又看到"長頸鹿"這詞出現....真的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社會對有犯罪前科的人並不是那麼寬容,
就算佐倉下定決心想當個”好人”,卻無法阻止別人用異樣眼光看他。
因此,他的正職員工夢想因為前科而泡湯了;
也因為他的前科,先前撞倒他的正職員工懷著畏懼心奉上30萬……
這一切多少打擊了佐倉的內心。
小幸和村上爸爸吵架後,跑到佐倉住處找他,
小幸這行為……我不得不說,
這倆人原本就強大無比的彼此吸引力,莫非是來自親子相連的心?
佐倉不敢再和小幸見面,於是假裝不在家,但卻偷偷摸摸從窗縫偷看小幸,
佐倉最後還是被正畫著長頸鹿的小幸發現了,佐倉不得不出來見小幸。
小幸問著佐倉喜歡長頸鹿?要去非洲?
這些讓他摸不著頭緒的問題,佐倉敷衍的回答著,
就在小幸想靠近佐倉時,佐倉說:「別過來!叔叔的身上髒兮兮的。」
對照村上先前對佐倉說的「我不希望你再用那雙髒手碰小幸」,
這句「叔叔的身上髒兮兮的」……顯得份外讓人心酸。
佐倉要小幸好好聽爸爸的話,或許有一天他們會再見面的。
小幸疑惑的看著佐倉,默默的接受了佐倉的交待。

從第1話到第5話,我最喜歡看佐倉與小幸這對父女的對手戲了,
小幸對佐倉的毫無防備,佐倉對小幸不自覺的卸下心防,
一段段的相處過程,都可看到倆人與生俱來血濃於水的親情,這點或許倆人都沒查覺到吧!
不過第5話兩人的對手戲有點少阿,我看的不太過癮哩。
村上這角色,只有「大好人」3個字可形容,
他視小幸為親生女兒,全心的呵護她長大,
佐倉的出現著實讓他惶恐,讓他處處防備著他。
小幸無法理解爸爸對佐倉的排斥,於是心裡開始抗拒爸爸,
佐倉的出現果然對村上與小幸的關係產生影響。
小幸在聽了佐倉的交待,最終還是乖乖的回家了,並向村上爸爸道歉。
劇情至此,佐倉、村上、小幸這3人的命運,無形中已相互牽扯影響著。
看到第6話的預告,佐倉似乎會到村上家一起做麵包,還對村上提出”建言”,
看來這倆人的關係在之後幾集一定會有改善的啦!
我的碎碎唸:
1、一襲黑衣黑褲是佐倉的標準打扮,阿部寬打從1~5話服裝從沒換過阿,
該不會打算一套到底吧!這戲的造型師真省事哩。
2、「白?春」除了小幸有繪畫天份外,吉高飾演的西田?繪畫功力也不容小噓,
為了尋找佐倉而自繪的圖,傳神到讓我忍不住想笑哩。

 

ontqdtxyhxggt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陳瑞斌 平常心敲響天使音符
陳瑞斌 平常心敲響天使音符
有「天使手指」之稱的旅奧鋼琴家陳瑞斌,是世界多項知名鋼琴大賽的常勝軍。很多年輕學子參賽前會去向他請益。
得獎經驗豐富的他說:「年輕人來問我要不要參加某項比賽,我總是先問他,如果沒入圍,你有沒有辦法處理自己?如果可以,再去比!」
從16歲第一次在國外獨自面對比賽的未知,從曾經對比賽名次耿耿於懷到學會平常心看待,陳瑞斌見慣了世界各地鋼琴參賽者面對失敗時的各種反應,有些人甚至當場崩潰。因此,他認為對於「失敗」的最佳準備態度,就是「不懂得面對失敗前,千萬別急著想像成功」。
1967年出生於台南的陳瑞斌,曾被國外媒體喻為「20年才出一個的天才」,12歲通過教育部資優兒童出國考試,13歲小學畢業就因為音樂天分而被送到奧地利學琴,走上孤獨的藝術之路。
陳瑞斌小時候從來沒有北上拜名師學藝,而是由在台南鄉下小學擔 任音樂 老師的父親親自調教,生平第一次坐飛機,就是出國到奧地利。
苦練琴藝… 每天超過八小時
十幾歲的小孩獨自出國念書,生活、語言、課業都不斷遇到問題,但不管多苦,心裡始終有個聲音告訴他:無論如何一定要把書念完。因為他在台灣只有小學畢業,如果半途而廢,無法在國外取得學歷,那麼未來的人生,「小學畢業,能幹嘛?」他必須時時刻刻這麼提醒自己。
由於家境只屬小康,並不富裕,他在國外就租了台「看起來每個琴鍵高低都不一樣」的舊琴練習,卻一再引來鄰居抗議,而被迫不停搬家,還好後來找到一座據說有300年歷史的老宅,讓「被趕到怕了」的他得以棲身,並繼續一天至少八小時的琴藝苦練。
陳瑞斌說,現實生活讓他從17歲就在異鄉獨立,不再向家裡伸手拿錢,而是「哪裡有獎學金、有錢,我就低頭去申請、去要」;他也把生活費用壓到最低,才能存錢參加各種鋼琴比賽。例如他曾把奧地利人用來餵狗的豬肉,買回去絞碎後,做成肉燥,一吃就是十幾年。
比賽時為了節省住宿費,他經常搭夜車,隔天到比賽場地,比完就走人;必須在外地過夜時,則選最便宜的旅館。笑稱可以當「省錢達人」的他,最想告訴學音樂的人:「你再怎麼慘,也不會比我慘,要有百分之百的信心。」
雖然年少異國歲月辛苦,但他仍在鋼琴為伴的日子裡甘之如飴。「有人說我台上、台下兩個人,我在台上的確是最有自信的時候,上台後,我就瑣事全忘,也不會擔心台下的人喜不喜歡我的彈奏」。
陳瑞斌20歲前,就已奪得國際大賽五項金牌,摘下華沙蕭邦、以色列魯賓斯坦及羅馬等18項國際鋼琴大賽獎項。優異的表現,不只讓他相繼從維也納市立音樂學院、德國漢諾威國立音樂學院畢業,還讓他在海內外都擁有許多樂迷,並在2004年獲選十大傑出青年,2005年被選為台灣十大最有潛力人物。
藝術之路… 想成功先學失敗
一個熱愛音樂的人,到底如何面對比賽名次宣布前的煎熬呢?陳瑞斌認為,比賽成績常常是見仁見智,有時候第一名,不見得是大家公認彈得最好的選手。他自己也擔任過評審,深知評審難為,且比賽結果多是群體運作,不是一個人的喜好就可決定。他曾目睹一些大賽,忘譜停頓的也可入圍,也曾看過評審聽到一半,氣到閃人,因此「比賽失敗,不代表你是不好的,只能說,評審沒有認同你。」
他也看過,長久練習、準備的選手,卻因未能入圍,當場痛哭流涕、情緒崩潰,直令他覺得比賽真的很殘酷。因此,他現在告訴學生,要不要參賽,必須先問自己:沒有入圍時,是否還能處理自己,如果可以,再去比。「如果沒有先做好接受失敗的心理準備,最好不要參加。」
陳瑞斌也曾把比賽名次看得很重。16歲時,他第一次去義大利參賽,雖然得到銀獎,但因為不是第一名,他形容自己「簡直痛不欲生」,可見當時得失心太重、壓力之大。
有一段時間,陳瑞斌每次比賽都帶著安眠藥,強迫自己入睡,以免影響隔天比賽。後來他慢慢學會「不把比賽當比賽」,而且頓悟「比賽不是只彈給評審聽,而是要彈給觀眾聽」,才自然調適。
「我不認為比賽失敗是個失敗,因為就算得獎,也不可能所有人都認為你最好。我能拿到獎,是因為很幸運,那十幾個可以打分數的評審正好很認同我,發現我和其他選手的差異」。有了這種體認後,第一名或沒得獎,他都平常心看待。
「參賽者絕不能把比賽看得那麼重,否則根本上不了台。」陳瑞斌觀察,參賽經驗豐富的「老賽」,再怎麼失常,水平都不會差太多。例如他曾在某個比賽把首獎輸給別人,卻在另一場比賽中打敗了他,因此,重要的是得學會面對失敗,安定自己的心。
放下得失… 不把比賽當比賽
在音樂領域有著亮眼成績,陳瑞斌把比賽的起起伏伏都當做小失敗,但他語出驚人地說:「我最大的失敗,是我的職業。我覺得我學音樂,本身就是一種失敗,因為我和家人都不知道要為音樂付出這麼多!」
陳瑞斌認為,走專業音樂表演路線,是一種賭博。有人說,一個家庭要培養出一個音樂家,必須富過三代才可能;但陳瑞斌的祖父在市場賣菜,父親是小學老師,「以這種富三代的邏輯來看,我不知自己為何變成音樂家」,只好盡一切力量,嘗試破解「三代魔咒」。
音樂表演是陳瑞斌的興趣,只要觀眾喜歡,他就深受感動。他曾經遇過很多挫折,例如有些奧地利人認為,只有奧地利人才能彈好莫札特的曲子,讓陳瑞斌倍感辛酸,也凸顯華人在西方樂壇打拚的辛苦。
現在,他把國外表演當作對外國人士的機會教育:在古典音樂世界,華人也能脫穎而出;他也回過頭來教育華人觀眾:不要以為只只有西方人士才可以在樂壇出人頭地。(上)【經濟日報】2008.08.13
從音樂國度回到現實世界,陳瑞斌也遇過許多挫敗。當年出國念書,他曾以為得獎就是一切;後來發現,得了獎不是結束,而是開始,因為現實生活和舞台上根本是兩回事。
自稱是白手起家的「音樂個體戶」,陳瑞斌從20歲出頭起,每次舉辦演奏會都得親手打理一切。那時,他沒有人脈,也不懂得找企業贊助,所有事都靠自己摸索。
「以前我一直作夢,以為比賽完,拿到獎,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因為從音樂歷史上看來,很多偉大音樂家彷彿都是得了獎就平步青雲。我以為只要做到那樣,就與他們畫上等號,但事實不然。」
陳瑞斌說,學音樂的他不太能理解現在的商業時代,即使如此,他仍得學習了解音樂以外的世界,以便與社會、企業打交道,因為沒有人支持,音樂家會很辛苦的。難怪陳瑞斌會說:「我要面對的不只是音樂而已,我覺得我現在還處於半失敗的階段。」
面對現實的挫折,陳瑞斌給自己心理建設,換個角度看事情。「我不是為了現在而活的,而是為了死了以後而活。如果是為現在而活,我大概老早就轉行了。」
即使音樂的主流不在舞台上,而是教學,但陳瑞斌認為,「如果我走了,可以留些演奏、聲音給社會,那麼從我手上出來的東西就會跟別人不同。這也是我對此生的交待,不然我13歲就出國唸書,意義在哪?」
對於許多年輕人不知道如何面對失敗,陳瑞斌強調,一定要找出興趣所在。即使他認為「自己職業錯了,但興趣是對的,下次投胎,仍要做這行!」
陳瑞斌相信,一個人對自己所做的事情不感興趣,即使沒失敗,也很痛苦。「我不相信那樣的成功,會很快樂。」
「成功對我而言,不是一個時刻,而是一條路。」陳瑞斌說,很多人看成功,是看一時的,但成功、失敗是一個過程。「他可能比你早10年或20年成功,但成功不是一時的,定義也不在比別人早,而是跟別人不一樣。」
他也指出,人生在世,靠工作賺錢,通常不難,但「如果我做的東西是最好的,你賺再多錢也買不到,那才是真正的可貴,只是後者通常是傻瓜。」
「我這一生留下的絕對不是錢,而是與藝術有關的東西。」陳瑞斌仍將在音樂演奏路上,做個不悔的獨行俠。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ontqdtxyhxggt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