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利局幹了16年了,每個月只有300塊錢……”這是山西汾西縣水利局的王先生對記者的吐槽。
  儘管這些人是臨時工,但月工資300元還是超乎人們的想象,真不知道他們的日子是怎麼過的,何況有些人一過就是十幾年。這些臨時工的遭遇讓人同情,他們的月薪遠低於當地最低工資而且沒有任何保險,說明汾西縣眾多政府部門涉嫌違法,侵犯了勞動者的合法權益。政府部門本該帶頭守法,並且肩負著查處勞動侵權行為的職責,可汾西縣政府部門卻長期帶頭違法,這無疑是極具諷刺意味的。
  當然,這件事令人感慨之處遠不止於此,而是可以用“五味雜陳”來形容。汾西縣政府部門超低薪聘用臨時工涉嫌違法,但他們確有為難之處:一方面,就像“貧賤夫妻百事哀”一樣,窮地方的政府也面臨著諸多尷尬的窘境,汾西縣每年財政收入只有區區1億多元,但每年工資支出達到2億元,且不說民生投入,連“養人”都不夠,臨時工超低薪現象在所難免。以汾西縣水利局為例,臨時工工資的唯一來源渠道是水資源管理費,但窮地方沒什麼企業,收不上來多少錢。水利局領導明知道將水資源管理費用於“養人”不合理,“但是沒辦法,沒錢發”。
  另一方面,往往越是窮地方,人們越渴望進入編製端起“鐵飯碗”,為此千方百計甚至不惜代價。正如報道中所說的,這些拿著超低月薪的臨時工之所以一直沒有離開,就是在等待機會進入編製內。實際上,這些讓人同情的臨時工,大部分都是有點“關係”的,汾西縣政府部門私下大量招收臨時工,照顧各方面的“關係戶”也是一個重要原因。
  一邊是大家都想進入編製內端起“鐵飯碗”,為此不惜長期當臨時工排隊等候;一邊是政府財政窮得叮噹響,根本養不起這麼多人。這個矛盾無法化解,只會陷入惡性循環,這就是汾西縣面臨的窘境,也是300元超低薪的“癥結”乃至“死結”所在。
  對此,不得不說:如果人人都想端“鐵飯碗”,那麼月薪難免只有300元;如果人人都想進入政府部門“分蛋糕”,不要說窮地方,就是富地方的政府也養不起,也沒有那麼多“蛋糕”可分。窮地方的政府更應該精兵簡政、裁減冗員、提高效率,而不能陷入“越窮越養、越養越窮”的怪圈。窮地方的人們也需要轉變觀念、奮發圖強,不要總想著進入編製內享受安逸生活,端起那個如同雞肋的“鐵飯碗”。我想,在汾西縣任何一家餐館打工,月工資也會高於300元,為什麼不去呢?沿海發達地區普遍存在“人工荒”,待遇在不斷提高,上海的最低工資標準已經提高到1820元,為什麼不去呢?
  從這個角度看,這些月工資只有300元的臨時工雖然讓人同情,但說得不客氣點,可憐之人確有可氣之處,可謂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晏揚(浙江編輯)  (原標題:人人想端鐵飯碗,月薪難免300元)
創作者介紹

ontqdtxyhxggt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