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春(白色之春) 05
第5話重點:佐倉終於發現小幸原來是自己女兒,有女兒的喜悅讓佐倉對生活燃起目標。
村上撕毀小幸的邀請卡並趕佐倉出門,這讓佐倉十分火大。
這場佐倉把憤怒發洩在暴飲暴食的戲,趣味性十足,
尤其是西田?拿手巾擦佐倉淋濕的襯衫時,
佐倉先是怕癢而竊笑,其後卻大發雷霆的斥責……佐倉這表情真的很逗阿。
佐倉在得知小幸身世後,立刻約村上”談判”,
這場倆人互毆的對手戲,戲劇張力十足阿!
佐倉把被欺瞞的怨氣一股腦的發洩在村上身上,
村上沒被佐倉的氣勢打倒,除了揮拳反擊還外加言語的凌厲攻勢,
「跟著你她會過什麼樣的生活」、
「你這個殺人犯!你的手沾滿了別人的鮮血」、
「我不希望你再用那雙髒手碰小幸」,這一字一句讓佐倉憤怒卻毫無反擊能力。
因為村上的一席話,佐倉只能強壓抑著想見女兒的想法。
此集揭曉了西田?的身世,果然如我所想,是個來自問題家庭的孩子,
她對佐倉的莫名好感,或許是基於所欠缺的父愛吧!?
西田?這句:「小幸現在可能無法接受,自己的親生父親曾經坐過牢這件事,
但是遲早會知道,所以至少在那之前,大叔你必須得正正經經做一個好人阿。」
西田?這番話讓佐倉認真的思考起自己的生活態度。
佐倉美男子扮相三連發。
看著佐倉想像中的一家3口相處實況,柔焦處理的佐倉瞬間變成”美男子”,
但鏡頭跳到現在的佐倉臉上……
噗~~~佐倉的表情還是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做正職員工這件事是佐倉先前從沒在意過的,但他卻謹慎的詢問了有關正職員工資格的事;
經過走廊時,看到垃圾也不加思索的彎腰撿起來;
看見落到腳邊的球,小朋友惶恐的看著他,佐倉把球踢了回去;
經過之前”白吃”的餐廳,還特地把錢還回去;
我不禁想大笑……這真不像一副壞人樣的佐倉會做的事,
由此證明小幸的存在,果然對佐倉有極大的影響哩。

西田?覺得現階段的小幸與佐倉最好保持一定的距離,忍不住對小幸撒謊,
說佐倉與她要去非洲看長頸鹿,因此會有段時間不能見面。
說到長頸鹿,我就想起看富士春之祭典時,
有人要阿部寬說:我是長頸鹿,
中居要阿部寬別理會,沒想到阿部寬自己倒是說了......
我只是疑惑這"長頸鹿"莫非有何典故嗎?還是只因阿部寬太高了?
在戲中又看到"長頸鹿"這詞出現....真的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社會對有犯罪前科的人並不是那麼寬容,
就算佐倉下定決心想當個”好人”,卻無法阻止別人用異樣眼光看他。
因此,他的正職員工夢想因為前科而泡湯了;
也因為他的前科,先前撞倒他的正職員工懷著畏懼心奉上30萬……
這一切多少打擊了佐倉的內心。
小幸和村上爸爸吵架後,跑到佐倉住處找他,
小幸這行為……我不得不說,
這倆人原本就強大無比的彼此吸引力,莫非是來自親子相連的心?
佐倉不敢再和小幸見面,於是假裝不在家,但卻偷偷摸摸從窗縫偷看小幸,
佐倉最後還是被正畫著長頸鹿的小幸發現了,佐倉不得不出來見小幸。
小幸問著佐倉喜歡長頸鹿?要去非洲?
這些讓他摸不著頭緒的問題,佐倉敷衍的回答著,
就在小幸想靠近佐倉時,佐倉說:「別過來!叔叔的身上髒兮兮的。」
對照村上先前對佐倉說的「我不希望你再用那雙髒手碰小幸」,
這句「叔叔的身上髒兮兮的」……顯得份外讓人心酸。
佐倉要小幸好好聽爸爸的話,或許有一天他們會再見面的。
小幸疑惑的看著佐倉,默默的接受了佐倉的交待。

從第1話到第5話,我最喜歡看佐倉與小幸這對父女的對手戲了,
小幸對佐倉的毫無防備,佐倉對小幸不自覺的卸下心防,
一段段的相處過程,都可看到倆人與生俱來血濃於水的親情,這點或許倆人都沒查覺到吧!
不過第5話兩人的對手戲有點少阿,我看的不太過癮哩。
村上這角色,只有「大好人」3個字可形容,
他視小幸為親生女兒,全心的呵護她長大,
佐倉的出現著實讓他惶恐,讓他處處防備著他。
小幸無法理解爸爸對佐倉的排斥,於是心裡開始抗拒爸爸,
佐倉的出現果然對村上與小幸的關係產生影響。
小幸在聽了佐倉的交待,最終還是乖乖的回家了,並向村上爸爸道歉。
劇情至此,佐倉、村上、小幸這3人的命運,無形中已相互牽扯影響著。
看到第6話的預告,佐倉似乎會到村上家一起做麵包,還對村上提出”建言”,
看來這倆人的關係在之後幾集一定會有改善的啦!
我的碎碎唸:
1、一襲黑衣黑褲是佐倉的標準打扮,阿部寬打從1~5話服裝從沒換過阿,
該不會打算一套到底吧!這戲的造型師真省事哩。
2、「白?春」除了小幸有繪畫天份外,吉高飾演的西田?繪畫功力也不容小噓,
為了尋找佐倉而自繪的圖,傳神到讓我忍不住想笑哩。

 

.
創作者介紹

ontqdtxyhxggt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